和金球奖的专业相比“世界足球先生”成了鸡肋?

然而,作为昔日能和金球奖分庭抗礼的两大奖项之一,自2016年国际足联和《法国足球》金球奖评选分道扬镳后,既要取悦球迷、平衡各方,又要兼顾专业性的FIFA足球先生,各类人情票和人气票却依旧层出不穷。

比起2018年三大奖项评选“投莫德里奇就对了”,“双骄时代”终结后,球迷和媒体似乎都发现,“造神运动”固然令梅罗暂时失宠,但评选离了两人还是玩不转。

于是,去年陪跑的萨拉赫和格里兹曼今年不见了踪影,能和双骄比肩而立的,是捧起欧冠、并夺得英超和欧国联亚军的范戴克。

荷兰人已经在上月的欧足联年度最佳中折桂,而巧合的是,他和梅西、C罗都是各自国家队队长,都有投票权,可决定另两位对手的座次——尽管相形于巨大的票仓分母,这点“小动作”微不足道。

尽管三甲中没有直接对手范戴克,但继去年首次给C罗投票之后,梅西再次给了一生之敌公允甚至拔高的顺位;而即便在欧冠被利物浦淘汰,巴萨队长也大气地给了马内选票,这样的认可,远比进入三甲之类的虚名更充实。

而范戴克更加胸襟开阔:梅西的名字排在队友萨拉赫和马内之前,是荷兰人心中当之无愧的No.1。去年FIFA先生评选,荷兰队队长投出的第一位,同样也是梅西。

C罗呢?他选出的三甲——是德里赫特、德容、姆巴佩。前两人是他在欧国联的脚下败将,德里赫特还是他亲自招募的新队友;后者则是他一生的迷弟。

至于欧冠、意甲的主要对手,“总裁”全部无视。莫不是C罗把欧洲金童奖的投票,装进了FIFA的信封?

早在2013年金球奖票选时,C罗就借故眼睛受伤,将国家队队长职务暂时让给了布鲁诺·阿尔维斯,此举可谓一箭双雕:

一则后者担任队长的那个月,恰好和金球奖投票截止日吻合,自然不假思索地将选票的第一顺位填上了C罗的名字。

二则那一阶段葡萄牙队并无重要国际赛事,队长谁当无伤大雅。但这样的操作,最终也没能改变梅西高票当选的现实。

而本次加冕的梅西,虽然笑容灿烂,某种意义上和2010、2013两年相似,都是靠着巨大的人气优势,最终击败对手夺魁。

在国家队主帅、队长和全球球迷投票中,梅西都不同程度领先范戴克,但在媒体投票这一环节,梅西的364分远低于范戴克的462分。

考虑到年末的金球奖评选将全部由专业媒体打分,这项FIFA先生最具“金球意味”的风向标,似乎已经为年末的金球归属给出了答案。

更别提新赛季以来,范戴克率领的利物浦6战全胜、霸气领跑;而梅西至今未打满一场正式比赛,巴萨已经在西甲跌出了欧战区……

比起“竞技体育,强是王道”的金球奖,回归旧秩序的FIFA先生,在专业的道路上力不从心,又不敢放下身段彻底娱乐,权威性日渐被金球奖抛开,更多成为发给超级巨星的“安慰奖”……

FIFA先生并非在世界杯年创立,而是在1990年世界杯结束近2年后,才首次评选出1991年世界足球先生,并最终由捧起1990年大力神杯的马特乌斯夺得,着实是晚起赶晚集。

但事实上,马特乌斯在1991年唯一拿得出手的成就,是这一季的欧洲联盟杯,其余各条战线一无所获。

而形成鲜明对照的,是那一年欧冠冠军贝尔格莱德红星中场核心普罗西内茨基,评选前风光无限被视作黑马,实则最终仅得到38分名列第四,比马特乌斯低了90分之多。

似乎是看到了马特乌斯加冕名不正言不顺,次年的FIFA先生,被另一位巨星范巴斯滕夺得。但那一年,荷兰中锋拿得出手的只有意甲不败夺冠和25球的金靴,AC米兰并未参加欧冠,荷兰队欧洲杯半决赛点球负于丹麦,唯一射失的正是范巴斯滕……

两次“被打脸”之后,FIFA先生曾有几年“放飞自我”:譬如1995年,他们评出了史上首位也是唯一一位非洲裔先生——乔治·维阿。1996年,没有任何冠军头衔的罗纳尔多,力压维阿和阿兰·希勒首次加冕,都算是FIFA先生少见的“先锋”之举。

譬如1996年,时任国足主帅戚务生在3个候选人的选票上,只填了维阿和比埃尔霍夫两个名字;而塔希提国家队主帅的第一顺位,写着范巴斯滕,但荷兰人已经退役一年多了……

如今,进入第28个年头的FIFA先生,固然可能和金球奖交出不同的答案,但作为球迷万年宠儿的梅西,显然也不可能给创意匮乏的“先生”以更多新鲜感。